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小甬的博客

把自己的感受轻轻地告诉你们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是龙岗大队竹窠生产队的知青

难忘我在东至县的“电信”生涯  

2014-05-04 14:22:4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


         再没几天,便是5月17日。这日子,对常人来说或许就是一个极其平常的日子,而对于我,却很不一般。因为这天是“5.17电信日” , 对于一个“献身”于中国电信事业近30年的我来说,意义显然不同寻常,她曾经几乎成了我人生的全部,包括,我的青春 。    


        此文写给自己,也写给曾经在东至县的建设中献出过青春、做过贡献的上海知青们。





难忘我中东至的电信生涯 - 小甬 - 小甬的博客
         1970年我招工进入东至电信局,当时的邮电是分开的,电信局是属于军管单位,局长和指导员都是人武部的军官。军事化管理,每天早晨,局长带头跑步,还定时打靶,有着严格的纪律。整个部门由话务,报务,机线三部分组成。

        走进话务室,是一排磁石交换机,也就是老百姓通常所称的“总机”。 交换机共5台,1台是长话台,1台是农话台,另外3台是市话台,有七、八个话务员轮流操作。


        交换机上的每个孔代表着一个单位,各个单位都编有一个3位数号码,此数字就是该单位的电话号码。当时单位的电话机,统一都是黑色的,就是带摇把的那种。使用时摇把一摇,机台上的号牌就翻落下来,话务员用塞头插进塞孔,随即打开电键:“喂,你好,请问要哪里?”当用户告之需要的电话号码或单位名称后,便将另一个塞头插入要接的单位,然后用电键振铃,这就是市内电话转接的全过程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记得,当时第一台第一排的电话号码是:


       101 :宣传部      102:机务室      103:电信 营业窗口    104:银行      105:报房  


       106:审干室       107:粮食局       108:车队调度 室       109 :火警    110:县委值班室    


        我还记得,在东至的上海知青曾经工作过的单位电话号码有:齿轮厂186,  食品厂187。, 气象站128,车队178,  建筑公司166,  剧团265,电影院145,建设银行315,广播站246,  尧渡镇305。, 尧渡区125,东方红公社134。市内电话不用挂号,包月制。


        如果需要挂长途电话或农村电话,要先挂号,然后挂机等待。当时每个区都有一个电信支局,基本上拥有两条线路,东流有四条,通过支局话务员再接通各公社、大队的电话。那时候的线路用的都是明线,有的质量差,电话声音小的象蚊子叫,碰到要紧事,话务员还要帮忙传话,


        东至县局长途台,70年就只有三条直达线路,安庆一条,贵池两条,外省市的电话全部由这三条线路转接,十分繁忙。以后几年陆续增加了不少线路,无奈总跟不上话务量增加的需要,所以那年月,挂个长途要等几个小时,这就是根本的原因。





难忘我中东至的电信生涯 - 小甬 - 小甬的博客
         话务员的工作,也许是最紧张的工作之一。每天上班要精神高度集中,面对不断翻落的信号牌,手要不停地忙着,嘴还不停地说着。最繁忙的时候,好几个号牌一起落下了,此刻,恨不得再生出一双手出来。苦恼的是:忙得要命还要落埋怨,因为别的工作,如果忙,别人看得见,会耐心等候,而话务员在机房工作,外人是看不见的,如果用户等不及了,拿着摇把拼命摇,此时插入塞子打开电键,耳朵就会被打的生疼。有些用户脾气大的还会骂人,被人骂了,还要客气地解释:“对不起,太忙了,请问要哪里?”,呵呵,还真的要有点肚量呢。当然,也有和用户吵架的,那会受到领导批评,因为当时的工作守则是:骂不还口。发生大的纠纷由班长解决,有一次,一个用户吵得非常厉害,怎么解释都不听,班长把他请到话房,不和他说话,让他坐在后面看话务员们接电话,看着看着,一点声音也没了,最后悄悄地走了,也许,他对话务员已有了新的理解。

        话务员上班时间比行政人员要早一些,交接班后,倒一杯茶放在旁边。随着上班时间的到来,电话开始繁忙了,而后,逐步递升至超负荷的状况,此刻已是头涨、手酸、口干舌燥,人早已忘记一切,唯有接线再接线。时间也就在如此机械的状态中不知不觉地过去了,等到电话逐渐少了,这时才想起早上泡的茶,悠悠地喝一口,此时离下班已不远了。上班虽是紧张,幸好,时间比较短,平均每天上6个小时班,平时轮班不休星期天,集中起来一个月休4天。





难忘我中东至的电信生涯 - 小甬 - 小甬的博客
         电话是24小时不间断的,话务员上班也是24小时轮班倒的。大夜班晚上9点上班,最怕晚上下雨下雪,别人在家舒舒服服,上班的还要穿着雨衣往外冲。晚上上班电话是不多,一般在12点可以休息了,县局夜班是可以睡觉的,用板凳架上床板,放在机台旁边,打开夜铃就行了。遇到有人半夜打电话,起来接,如遇到防汛抗洪,就不能睡觉了。机台上是不可以离开人的,一个人值班时,是不能上厕所的,要找人顶替。话务员女同志多,生完孩子来上夜班,话房还预备了摇篮。清晨4点的第一个电话,就是气象站要电报房,发天气预报,以后就每小时一次。6点,是县广播站用电话线送新闻广播到各区、公社。此时农村电话就暂停了。忙完这一切,也要下班了。7点半,当你走在回家的路上,迎面碰到的是上班的人群。

        话务班是一个整体,必须要有团队精神,才能出色地完成任务。长途台要的市话,要经过市话话务员的手接通,如果配合不好,就会延长接通的时间。另外,和安庆、贵池台的对方局话务员也要配合好,今天上班碰到对方是个老手,技术过硬的,接一张来话,接一张去话,三下五除二,电话顺顺利利地接完了。如果遇上个慢性子,半天接不了一个电话,你在火里,她在水里,加上用户再一催,哎呀,那滋味真的不好受,有时会影响一天的心情。





难忘我中东至的电信生涯 - 小甬 - 小甬的博客
         长途电话分八类。

       第一类:防空电话。    


       第二类:特种电话,加急中央首长电话。


       ǒ;第三类,中央首长、加急省委首长电话。


       第四类:省,自治区首长电话、加急专、县(市)首长电话、紧急调度电话。


        第五类:专区、县(市)首长电话、加急军委、加急新闻电话。


        第六类:加急普通、业务电话。第七类,军政、新闻电话。第八类,普通电话、公务、业务电话。


        这个制度非常严格,执行起来要一丝不苟,如果遇到紧急电话,可以强行拆线。话务员有监听电话的要求,以保证电话的质量。监听有规定的时间,但是还是能听到许多电话内容,包括政务电话和私密电话,而且没有设备能阻止,只能靠自觉,如果有空闲,可以听到通话全过程,所以,保密工作特别重要,听到的话都要烂在肚子里。话务员的前辈都是邮电学校毕业的,以后招的大多数是复员军人和少数学生,都是经过严格政审的。 那时经常说的一句话,话务员是革命的千里眼顺风耳。


        有人说,话务员不就是接接电话、插插拔拔有什么难的?其实,要做个优秀的话务员,还真的不容易,要有很强的责任心,还要有超好的技能,要熟记全国省以上的地名、华东六省一市专区以上的地名。还要熟记百家姓。电话分叫人、叫号两类,叫人电话要求找到本人,如果遇到偏门的性氏,弄错了人都找不到,还要背各省、市的区号。记得有一次,来了个国际长途,发话局是美利坚合众国,记录的话务员不知道是哪里,差点出大洋相。


        后来国际长途多了起来,又增加了背世界各国首都,大城市地名的任务。因为是县城,114查号台也是长途台兼的,刚开始光单位电话还好,后来有私人开始装电话了,背电话号码就成了一大难题,每天电话在增加,只能用业余时间,平时在家洗衣做饭时,脑子里还在背,以至于放错油盐。所以好的话务员,练就了超好的功夫,用户查号码时,可以做到不假思索,随口就来。


       那年月考核很多,业务知识,应知应会。还有考级制,从初级工,中级工、高级工,技师。每年地区局还要组织技术表演赛,搞得热火朝天,话务班总能拿回奖状来。


        多少年后,东至局上了程控电话,也就是半自动。电话号码升至5位。市内电话不用接了,但农村电话还是要接的,在118挂号。长途电话在113挂号,再由话务员向外拨号转接,直接拨不行的,减少了劳动强度。


        在讲话务员的同时,也要提一提机线班,那是一个非常苦的工种,不管刮风下雨,只有线路一有问题,马上就去检修。东至的农村线路没有地下电缆,全部是电线杆上架明线。发现故障后分段测试,然后一根根电线杆去查,交通工具就是一部自行车。到官港,昭潭一带,崇山峻岭的,就只能步行了。砍掉挡事的树枝,打掉挂在电线上的冰凌。爬上高高的电线杆,全靠一根腰带和一副有铁牙的脚扣。
        东至电信局也随着时代的进步,进入了全自动电话的时代,话务员们完成了历史使命,在中国电信史上留下了她们踏实的脚印。现在的通信多么发达,智能手机,微信,微话,互联网改变了人的生活。那年代挂长途电话的场景,如果讲给现在的孩子们听,不亚于在讲一个远古时代的故事。


        当我离开了家乡,来到了东至县农村,没两年,就招工到电信局,而后,就从未离开过,我是吃着东至电信局食堂的饭长大。我们局那时很小,只有一个小院子,前面是营业室,办公室,机房,食堂,宿舍都在里面,上班不用出大门。同事大多都是单身汉,傍晚一起去散步,那就是家,一个难忘的家。局领导就是慈祥的长辈,我的同事们就是我的兄弟姐妹,东至电信局就是我的家,我会永远记得它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